卡帕应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电脑系统>正文

图片列表

啊 啊 啊快好喷水视频无码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视频

bvn, hh2023-01-18 15:10:50电脑系统8 次
抬眸看着林绵说道,眸光闪烁着异样的期待。 “好。”林绵换了个位置坐下,伸手拿过筷子,小口的夹起一块牛肉。 奶香味掺杂着牛肉独有的味道瞬间在嘴里弥漫开来,还有辣椒的麻香味。 她发现边境的食物,总是让人一吃就能暖起来的。 好吃! 林绵细细的咀嚼……

抬眸看着林绵说道,眸光闪烁着异样的期待。

“好。”林绵换了个位置坐下,伸手拿过筷子,小口的夹起一块牛肉。

奶香味掺杂着牛肉独有的味道瞬间在嘴里弥漫开来,还有辣椒的麻香味。

她发现边境的食物,总是让人一吃就能暖起来的。

好吃!

林绵细细的咀嚼着,满足的抬眸笑了笑。

见状,叶斯宸的眸光闪了闪,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了笑容,低眸看着面前的这碗面,沙哑道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林绵低下头去,又夹了一块面条咬断,面条十分有嚼劲,却有不硬,掺杂着肉香味,十分恰到好处。

这碗牛肉面,简直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面!

“真没看出来,你手艺还挺好的。”林绵一边吃着牛肉一边说着,目光充满了赞扬。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叶斯宸坐在她对面,看着她小口的吃面,精致的眉目逐渐弯曲了起来。

“嗯。”林绵说完就没再说话了,只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在吃着碗里的面条。

空气中除了香味和温度,又加了让人舒适的嗦面声音。

要是能停在这一秒就好了。

叶斯宸坐在林绵的身侧,转眸看着女孩眉目精致的吃着碗里的面条,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一般在扑闪着。

他的心猛地一动,几乎漏掉了半拍。

其实他在山洞并没有完全的睡死过去,他还是有点意识的。

他知道她给她喂了药,用冰凉的手覆盖在她滚烫的额头上。

还好,还好,他那个时候有意识,还好没有错过她对他温柔的时候。

他的心里无比庆幸。

很快,林绵就把碗里的面都吃完了,抬头满足的看了一眼叶斯宸,嘴角绽开了弧度:‘谢谢你,叶斯宸。’

“不用谢。”叶斯宸听罢抬头,微微一笑,像是要化掉着天地间所有的雪一般。

“对了,你不吃吗?”林绵忽然想起什么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陡然瞪得圆润了,再低眸看着面前空荡荡的碗,“早知道留点给你了。”

“没事的,我不饿。”叶斯宸轻轻的笑了笑,伸手想覆盖着她的头发,却蜷曲了一下,放在了她的碗边,放在手上站起来,“我去收拾一下,你先去房间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

“我帮你收拾吧。”一时间,林绵的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,站起身来想拦住她。

“别,你手都冻得那样了,上次开飞机的伤疤还没有好。”叶斯宸上下扫动了一下她的冻红的手,眉毛紧紧的皱起了。

“我没事,我真的没事……”林绵抬起头,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却叶斯宸已经站在了灶台前,正在认真的清洗着碗。

“你快去睡觉吧。”叶斯宸淡淡的说道。

“没事,我不去,我等你。”林绵站在原地,一时间倒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。

面对一些陌生人的善意,她总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比如叶斯宸。

她越来越发现,叶斯宸对她好像越来越好了。

“快去吧。”叶斯宸放下手上的动作,伸手指了指门外,语气不让人拒绝。

林绵盯了他几秒钟,最后低下头来妥协道:“好。”

说罢,她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叶斯宸侧头看过一旁的窗户,只见外面有一个月亮正圆,像是一个精致的玉石盘子一般闪烁着清冷的光芒,远方却又隐隐约约的渗透出来白天的白色。

好久没有圆月了,还是在快要清晨的时候。

叶斯宸踱步来到窗外,仰头看去过,眸光宛如这月光一般闪烁。

母亲,是你在天上看着我吗?

您看到了吗,您儿子的爱人穿上了您亲自设计制作的衣服,但是我要向你道歉,不小心弄坏了它。

但是看在她是你儿子的爱人的份上,是不会跟她计较的是吧。

叶斯宸仰头看过去,一阵冷风袭来,他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大衣,大概是冷了一些,眼睛倒也有些湿润了。

我好像知道您一直在说的爱是什么了,不是因为她多优秀而喜欢她。

而是可能就刚好,一刹那的瞬间,就这样看到了她,就心动了。

她眉眼弯弯对着我笑得时候,我好像更爱她了。

……

林绵第二天醒的时候,是被外面的阳光给照醒的,窗外的太阳大的好像要晒化这一切。

她下意识的伸手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。

昨天看着医学资料,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

屏幕上仍然是昨天的内容。

所以呢,血液病的攻破点到底在哪里呢?

林绵半躺在床上,眸光入神的看着屏幕,手指慢慢的在上面滑动着。

一旁的阳光照耀下来,在她的身侧照射出来无数碎影。

她坐在床上,看了很久的手机,直到外面的太阳都改变了方位。

“怎么都到中午了?”她揉了揉酸痛的眼睛,从床上坐起身来,定定的看着窗外的太阳。

有点刺眼。

她撇开目光,忽然觉得肚子空荡荡的,这才意识到早饭没吃。

之前的早饭都是叶斯宸端过来给她吃的,今天大概是有事情的,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。

林绵在衣柜里找了一件男款大衣穿上,就出了房间门。

外面的太阳还真是大,地面上几乎也没什么雪水了。

林绵站在门口,扬起头看着强烈的阳光,微微眯了眯眼睛 ,感到全身暖和的厉害。

只是肚子有点饿。

林绵抬脚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大厅,只见里面几乎没什么人,只有几个下人在打扫卫生。

叶斯宸呢?

她不解的站在了原地,有冷风吹到风衣的间隙处,让她微微一颤。

可能在忙吧。

这么想着,她垂下目光,转身就走到了餐厅处。

“林小姐。”有个女佣端着一个餐盘走过来,颔首说道,上面的色香味俱全汤包在冷气中散发着热度。

“嗯。”林绵瞥见她手上的东西,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不禁发问道,“厨房还有吗?”

话落,那个女佣微微一愣,很快意识到,抱歉的说道:“对不起,林小姐,厨房暂时没有汤包了,这几个汤包最后是给叶当家的。”

给叶当家?

他到现在才吃早饭吗?这么忙吗?

林绵挑了挑眉毛,继续问道:“叶当家今天很忙吗?”

“不是,叶当家生病了,所以胃口不好,早饭也没吃,管家现在让我再送过去看看。”女佣低头说着。

生病了?

他昨天不是说病好了吗?

怎么早上又生病了?是严重了吧。

文学

“叶当家现在住在哪里?”话落,林绵抬眸看了一眼女佣,眸光变得严肃了些许。

那个女佣随即低头应着:“在偏房。”

话落,林绵转身就要走,忽然想起什么又说道:“花园在哪里?”

“在大厅后面。”佣人继续说着。

话落,林绵就转身快步的来到了大厅后面的花园。

这个花园是非常复古的设计,虽然冬天已经来了,可是里面还是有不少能够忍受寒冷的植物,在尽情散发着魅力。

林绵快步走过去,低下头去仔仔细细的查找着地上的绿植。

不是这个,这个一点用都没有。

也不是这个,就是一个观赏植物。

是这个吗?就是长得像了点。

林绵弯着腰,手放在了发丝旁,一点一点的查看着地上的绿植,眸色无比认真。

忽然,她的眸光陡然一亮,就见前方长着一群其貌不扬的草,绿叶上还沾满了些许白色的露水,散发着迷人的光芒。

就是这个!

她蹲下身去,不管上面的刺,伸手就拔掉了所有的草药,紧紧的握在了手上。

徐见草,其生长与冬天,依花而生长,张满小刺,其功效可以清热解毒,治愈风寒和消炎更是一绝。

还好花园里有。

林绵手上紧紧的拿着草药就走出了花园,来到了厨房处清洗干净之后就满满的捣碎了,放在小碗里,再次被捣的很碎。

她的袖子被高高的挽上去,大概是为了方便,一头柔顺的长发被紧紧的禁锢在头顶,露出雪白的额头,在一旁阳光的映照下,甚是美丽。

“林小姐,你在做什么啊?”一个年老的佣人走过来,好奇的笑了笑。

“没什么,就是一些补品。”林绵没停下动作,说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老佣人点点头,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了。

很快,林绵弄了满满的一个小碗,就快步走出了厨房。

厨房的一个角落里,一个其貌不扬的爱笑的仆人,眸光闪烁着盯着她看,见她走了又鬼鬼祟祟的来到后门,拨打了手上的电话。

“喂?叶少爷,好像最近那个入侵犯和叶当家关系非常密切,叶当家生病了,她好像还在厨房做了什么补品送给他。”

“哦?补品?真有意思?大哥会看上一个寂岛来的犯人?”

“这我不知道啊。”仆人手上拿着手机,一双苍老的眼睛四下环顾着四周,微微低着头,十分谨慎。

“行,继续观察。”

话落,那边就挂断了电话。

……

林绵端着一个小碗来到偏房,只见这里赫然是她刚来的时候住的房间。

她轻轻的敲了敲门。

没反应。

她又重重的敲了敲门。

还是没反应。

“叶斯宸。”她没敲门了,叫了一声。

话落,门就被打开了,露出一张俊逸非常的脸,不过疲惫至极,脸色苍白的像是昨日的雪花一般,些许胡渣在苍白的嘴唇上面,就这样抬眸看着林绵,湛蓝色的眸子有些无力。

都那么严重了,还不去看医生?还在家里不肯吃早饭。

“让我进去。”林绵站在那里,心滑过一丝异样的情绪,大声说道。

“我不想吃早饭。”叶斯宸匆匆的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,抿唇打开了房门就转身坐在了沙发上。

林绵走进去,只见沙发上的茶几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烟头,有些甚至还微微发出一些猩红,白色的地板上还散落着些许的烟灰,整个房间无疑透露出一股颓废的气息。

“这?怎么回事?”林绵站在那里,转眸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叶斯宸,皱起了黛眉。

“你看到的那样。”叶斯宸改变了姿势,半躺在沙发上,就这样看着林绵,随手又点起一支烟,眼神轻佻又随意。

什么叫她看到的那样?

生病了就自暴自弃吗?

林绵的心里陡然就升起一股无名火,快步走过去,就冲到了叶斯宸的面前,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猛地拍掉手上的烟头,厉色道,“你这是做什么?平时抽烟就算了,生病了还抽烟?生病了就自暴自弃吗?谁还不会生病吗?”

真的是因为生病自暴自弃的吗?

叶斯宸坐在沙发上,看着林绵的眼神逐渐变得幽深,甚至带了些许悲伤。

“你先别抽烟了,把你现在吃的药给我看看。”林绵伸手拉过他的一只手臂,定定的盯着他的脸庞。

生病了,医生总要给他开药吧。

“在哪啊,我找找去。”叶斯宸站起身来,走到了柜子旁上下翻找着。

他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睡衣,头发有些凌乱,显得颓废至极。

过了一会,他站起身来想起什么,看着林绵说道:‘好像没药。’

爱她这件事情,确实无药可治。

“什么居然没药?”林绵听罢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解,“那你平时生病呢,怎么办?”

“我平时不生病。”叶斯宸在沙发上坐下来,眸光逐渐沉下去。

原来是这样,居然不生病。

那这次就是因为她,所以……

林绵的心里倒是升起一股愧疚来,她站在那里,伸手把手上的碗递过去,语气软了一些,“没药也行,那你把这个吃了吧。”

这个应该比那些药要有效的多。

听罢,叶斯宸躺在沙发上,斜眼看了一眼碗里绿油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挑着眉毛拒绝道:“我不吃,我不吃药也能好。”

“不行,你给我吃。”林绵见他毫不在乎的样子,心里就急了,伸手抓过他的手就往他手里塞过去。

叶斯宸微微一愣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,只觉得手忽然一阵冰凉的触感,柔柔软软的,并不像他的手那般充满老茧。

他下意识的接住了那个碗,鼻尖传来了一阵草药的清香味,像极了女人身上的体香。

味道不错。

他下意识的低头多闻了几遍,眉眼也变得愉悦了些许。

“快吃吧。”林绵坐在他的一边,赶紧催促道。

“嗯。”叶斯宸点点头,伸手拿过上面精致的小瓷勺,舀了一小口就往嘴里送去。

下一瞬,又苦又清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,几乎清醒了他的大脑。

很苦,像他现在的心一般。

叶斯宸端着碗,下意识的不想咽下去,低眸瞥到了林绵的表情,十分迫切。

算了,还是吃了吧。

他看了一眼手上的碗,咽了咽口水,又舀了一口草药慢慢的往嘴里送去,嚼都不嚼一下,就咽了下去。

文章评论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