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帕应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电脑系统>正文

图片列表

日本别揉我奶头嗯啊视频在线观看 受当众打开双腿玩弄高H

bvn, hh2023-01-18 14:42:10电脑系统7 次
即使它围绕着主角运行,对配角和炮灰来说很不人道。同时却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。 这是必然的结果,世界意识想给烂泥扶不上墙的主角开金手指,就势必要牺牲世界的逻辑性和完整性。 比方说,唱跳RAP打篮球都不会的主角,要想相对合理地C位出道。除非世界……

即使它围绕着主角运行,对配角和炮灰来说很不人道。同时却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。

这是必然的结果,世界意识想给烂泥扶不上墙的主角开金手指,就势必要牺牲世界的逻辑性和完整性。

比方说,唱跳RAP打篮球都不会的主角,要想相对合理地C位出道。除非世界意识脑子瓦特了,让观众集体化身小聋瞎,就只有几种办法:

一,搞定评委。

二,搞定观众。

三,更改规则。

前两条对现在的顾语欣就是天方夜谭。

也许在后期,她可以凭借顶流的人气控场,观众给面子,评委也不得不让她三分。可现在,她还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二线明星,最大的后台是厌恶潜规则的顾家父母,怎么说都得公平竞技。

如何在公平竞技的前提下保证某个人稳赢?

只有更改规则,让她获得潜在的优势了。

所以,《爱豆新时代》的官网才会这么写:本节目宗旨是体现“新时代爱豆的多元化”,不限传统表演形式的才艺都可上台演出。

这是世界意识为顾语欣做的最后的努力。

按常规套路,在观众对唱跳审美疲劳时,顾语欣别出心裁的表演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,为她拉关键性的票数。

但是,既然是更改规则,那肯定不只针对顾语欣个人,有心人是完全可以搭上这趟顺风车的。

所以,季兮玥才会选择魔术。

她就不信了,顾语欣这都能和自己撞上。就算撞上了,她也有百分百的把握战胜她。

她季兮玥,可是“娱乐至死”小世界的魔术大师!

许久不见的系统冒出头:【宿主,你怎么就肯定顾语欣也参加选秀?】

季兮玥翻了个白眼:她上次撺掇陆亦辞搞绯闻,不就是看穿我要参加选秀吗。舆论战术失败了,再怎么她都是要亲身过来的。

说到这,她嘴角勾起了浅淡的弧度:“统啊,她害怕我,所以才要亲眼看到我万劫不复,否则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***

几天后,海选现场。

海选比正式赛热闹多了,不光是明星,社会各界人士都来长见识。几百平米的地方挤满了开直播的网红,扎堆聊天的学生,甚至还有抱着孩子的宝妈。

好在面试不在这,而是在由《爱豆新时代》节目组准备的专门的隔音房,报到名后跟着手拿花名册的向导小姐姐往里走就行。

所以为什么不干脆租片空地把人都丢进去啊。

季兮玥可怜巴巴,从两个妹子的裙袖间挤出了电梯。封闭空间里的香水味把她呛的不轻,偏偏32层的高度又没法让她斯文地爬楼。

穿过吵吵嚷嚷的人群,没看到她想找的人,反而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莫晓声。”她笑着走过去,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。

戴着鸭舌帽和墨镜,自认为全副武装的前影帝同学被吓了一跳,食指“唰”地一下抵住了季兮玥的唇:“嘘,小声点,我可不想上热搜!”

唇瓣好软。

莫晓声深吸一口气,触电般地收回手,耳尖被热水浇过似的滚烫通红。

季兮玥倒是不在乎,搁这儿笑的乐不可支。莫晓声八成是网络小说看多了,以为自己这行头和易容面具似的,戴眼镜等于换张脸。

事实上,稍微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来莫晓声是明星出身,再不济也是演员,而且还是有实力的那种。

平常人哪会坐如钟站如松,这么注意自己的体态,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时,全方位无死角活在摄像头下的人,才会连看手机都要保持最佳护眼距离。

最关键的是……

“莫晓声,你有没有发现。”季兮玥顿了顿,满意地看见面前男人乖巧地低下头,把耳朵凑了过来,“这边绝大多数都是女孩子?”

莫晓声:?

莫晓声:!

他这才想起,《爱豆新时代》这期是女团选秀,偶有男性也是陪着女朋友来海选的。

莫晓声这种独自前来的男性真的很显眼,已经有不少人朝他投去探究的目光,直到季兮玥凑到他跟前才收回自己的眼神。

哦,原来是等女朋友啊,那没事了。

失策了,失策了。

莫晓声尴尬地压低了帽檐,本来是想给季兮玥惊喜,结果自己先出了糗。

怪尴尬的。

“你是送女朋友过来吗?”季兮玥不明所以,好心提醒道,“走的时候你们最好一起走,不然到时候更显眼。”

莫晓声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末了,英俊的男人紧张地撩拨着耳边的碎发,轮廓分明的脸庞被阳光镀上一层金。

“那个,我没有女朋友,我是来等你的。”

“啪”,一记直球。

以季兮玥的段位,听了这话也要愣神。

大影帝再怎么清闲,也没闲到给普通朋友制造惊喜就特地跑一趟的地步吧。

除非,不是普通朋友。

不太可能,季兮玥否认了内心萌生的小小妄想。男女主脑子有病,赶潮流玩什么一见钟情,莫晓声总不至于脑子也有病。

“算啦,麻烦你跑这趟了。”季兮玥决定不去想,只要不想就不会徒增烦恼,“那你等我出来后一起走哦,我请你去附近的寺庙吃素斋。”

她事先做过攻略,附近寺庙的素斋堪称一绝。有肉相而无肉味,满足食客的口腹之欲又不会给身体带来多余的负担。

尤其是那道豆腐鱼,入口鲜香弹滑,不知是什么素馅调出的鱼鲜味,划过食道不仅唇齿留香,一天都能回味无穷,让人念念不忘。

吸溜,馋了。

“玥姐!”许思思的声音差点被网红拍照的“咔嚓”声淹没。

好在季兮玥耳朵灵敏,窜过去一把抓住许思思的手腕,稍微使劲把她拽出了人挤人的电梯。

和拔萝卜似的——这个想法有点不合时宜。

“你让我带的东西我都带啦。”许思思把护在怀里的手提袋交给她。

季兮玥满意地翻到了自己想要的,用长而圆润的指甲划开那层薄薄的塑料薄膜,露出了里面的真面目。

文学

花切,又称花式切牌,是种特殊的洗牌技巧。

在玩家高超的技巧下,纸牌会随着指尖翩翩起舞,给人以灼热的视觉刺激。也因此吸引了很多魔术师和牌类爱好者。

季兮玥选择花切专用牌,除了炫技,当然还为了表演的便捷。

海选给出的场地太小,抓人眼球的舞台魔术没条件完成,简单有趣的近景魔术又被很多无良营销号揭秘了。季兮玥思前想后,选择了最惊艳的巴格拉斯效果。

巴格拉斯效果不代指某个特殊的魔术,它指的是实现这个魔术效果的所有方法:

魔术师在不接触纸牌的情况下,让第一位观众想象一张牌,第二位观众指定数字,再让第三位观众数牌。第三位观众数到第二位观众指定的数字时,刚好是第一位观众指定的牌。

与其他借助纸牌实现的心灵魔术不同,巴格拉斯效果的要求更苛刻。

它要求“魔术师全程不能触碰扑克牌”,也不能事先准备好排顺序的牌放在面前演,更不允许使用托。

除此之外,你可以利用任何想到的方式来达成巴格拉斯效果。

自巴格拉斯效果轰动全球后,就有前赴后继的魔术师去复刻他。但除了2013年的华国魔术师刘谦,很少有人能破解,更别说做的比他更出色。

季兮玥能实现真正的巴格拉斯效果,只不过需要事先做台词和道具方面的准备。现在没这个条件,简化版的来应付下评委也差不多。

她熟悉了会儿新牌,手感很不错,无论是展牌还是切牌都很丝滑。

也对,许思思特地跑实体店挑的,淘宝盗版怎么可能比的起。

许思思已经被向导叫走了,和其他婷婷袅袅的小姑娘并排走,看上去有些灰突突的。

季兮玥却对她很放心,她查过许思思的背景。名校出身的舞台剧演员,无论是舞蹈还是表演功底,都比同台半吊子扎实的多。

舞台剧演员的缺陷是情绪过于浮夸,可这在选秀中反而是优点。又不是演戏,能刺激观众感官的就是好表演。

等待的过程很无聊,时不时有抱着乐器的小姑娘进进出出。季兮玥还瞄到了几个红眼眶的妹子在那悄悄抹泪,看来是发挥的不好,注定海选被PASS了。

季兮玥玩了几次指尖转牌,正打算再练练单手开扇,系统就咋咋呼呼地冒头了。

【宿主,有人和你一样玩魔术!】

季兮玥的手在空中顿了顿,然后若无其事地完成了这次转牌。

人群外的两人看着她转牌的身影,不约而同地沉默了。

黑发男人睁开琥珀色的眼睛,目不转睛地盯着季兮玥转牌的手法。旁边的女孩抿抿唇,收起手里的魔术道具,神情有些忐忑:“白老师,你真的很看好她?”

他笑了笑,把扣在左眼的金丝单边眼镜摘下,慢条斯理地说:“别怕,输了也没事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
系统:【他谁啊,好狂哦。】

季兮玥破天荒地没回复系统,只是收起手上的牌,转身背对了两人。

莫晓声朝她视线的方向看去,只见黑发男人微笑着颔首示意,于是俯下身问道:“认识?”

季兮玥摇摇头,肉眼可见的敷衍:“不认识。”

她的确不认识,可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,让她想起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往事。

错觉吧。

不久后,和许思思同批次的选手出来了,表情都不怎么好看。姗姗来迟的许思思有意避开了她们,换了条路线窜到了季兮玥怀里。

看来是稳了。

季兮玥捏捏许思思酸痛的肩,意有所指:“你得罪她们了?”

许思思犹豫地望向那群人,然后轻轻摇摇头:“可能吧,海选评委要求比较严格,只有我达到了。”

季兮玥抿抿唇,看来如云夜般嘴欠的评委大有人在,连许思思这么与世无争的孩子都能被迫树敌。

传统表演类项目总算过完了,再撑会儿就能吃口饭喝口水。向导小姐姐如释重负地把花名册翻面:“季兮玥,白妙妙……”

两个魔术师同时起身。

事实上,选择魔术的不止两位。但两人的直觉让她们只察觉到彼此的危险性。

“请多指教。”白妙妙走过来的时候,季兮玥友好地笑了笑。

白妙妙顿住脚步,抬头凝视着她的脸庞,半响后开口:

“请多指教。”

***

海选规则是这样的:五人为一组,向评委展示自己的表演,为时五到十分钟,可酌情增减。

评委会给每位选手的表演打分,满分十分,超过六分的就被纳入考虑范围。综合各种因素决定最后参加节目的人选。

特殊项目组更复杂些,有专门的专业人士进行评选。比方说魔术,评委席的那位就是当代有名魔术师齐子航。

系统:【齐子航是不是和白妙妙认识啊,我看他们俩眉来眼去的。】

季兮玥:“你管那么多干嘛,齐子航好歹也是个名人,总不会徇私舞弊。”

系统:【QAQ我这不是为了宿主好吗?】

季兮玥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

先抽签决定表演顺序,非酋季兮玥扔着手里的短签,毫无悬念地排在了最后。

白妙妙倒数第二,十分不情愿地挪到了她身旁。

前面的女孩自信满满地开始了自己的表演,她将手中的扑克展示给齐子航,要求他任选一张递给自己,自己能在不知道牌面的情况下找到它。

齐子航很配合,抽出了一张黑桃2,原封不动交给女孩。

紧接着,女孩将这张黑桃2插回了牌堆,再次将扑克展示给齐子航。

紧接着,她单手握牌,右手突然抽出,在齐子航额前打了个响指。在众人摸不着头脑时,她举起了牌堆。

黑桃2翻了个面!

其他选手还在愣神时,齐子航率先鼓起了掌,紧接着季兮玥也很给面子地“啪啪啪”鼓起掌来。

白妙妙脸色有些臭,这种纸牌魔术根本没有难度。而且女孩的手法并不高明,她不明白齐子航为什么这么给面子。

季兮玥看她的神色只想笑,她当然也看出了其中的玄机。

女孩事先将最靠近手心的牌翻过来,将黑桃2插进只能看到白边,而看不到中间的牌面。然后打响指的时候,将牌堆迅速翻过来。再次展示牌面时,黑桃2就正面对着观众了。

水平很一般,但对业余爱好者来说,有勇气表演的就是合格的魔术师。

“她手心里的牌露出来了。”白妙妙不满地抱怨道。

她本意只是发发牢骚,不料开口的时候掌声刚好结束

文章评论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